快捷搜索:  

《受戒》:画一个圈的爱情

《受戒》:画一个圈的爱情

特别喜欢汪曾祺老先生,现在家里的藏书多半都是他的,kindle里面也是必备,明明看过多次,但总是忍不住要再看一遍,比如《受戒》。

老先生写吃堪称一绝,如果说陈晓卿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是通过图像、影音等方式向人们展示美食的魅力,那么老先生则更胜一筹,只是读他的文字,便如同直接享用美味。谈吃,咱们下一篇再写。这里,我们先说说《受戒》

老先生写字简洁,平淡闲静的大白话,却蕴含着难以琢磨的情感。开篇第一句话:“明海出家已经四年了。”虽然简短却极耐人寻味,仿佛是这四年是我们陪同小明子一起度过的。小明子为什么要出家呢,老先生这样写道:“他是从小就确定要出家的。他的家乡不叫“出家”,叫“当和尚”。他的家乡出和尚。就像有的地方出劁猪的,有的地方出织席子的,有的地方出箍桶的,有的地方出弹棉花的,有的地方出画匠,有的地方出婊子,他的家乡出和尚。人家弟兄多,就派一个出去当和尚。”每次看到这里,总是会心一笑。如果有人问我,我就说,“我的家乡出柠檬!”老先生叙事风趣,可见一斑。这里有个伏笔,“当和尚有很多好处。一是可以吃现成饭。哪个庙里都是管饭的。二是可以攒钱。只要学会了放瑜伽焰口,拜梁皇忏,可以按例分到辛苦钱。积攒起来,将来还俗娶亲也可以;不想还俗,买几亩田也可以。”这个伏笔,对小明子和小英子的爱情至关重要。

当和尚还不能是文盲,小明子去上学,写字,“村里都夸他字写得好,很黑”小明子的日常也交代得很清楚:“小和尚的日子清闲得很。一早起来,开山门,扫地。庵里的地铺的都是箩底方砖,好扫得很,给弥勒佛、韦驮烧一炷香,正殿的三世佛面前也烧一炷香、磕三个头、念三声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敲三声磬。这庵里的和尚不兴做什么早课、晚课,明子这三声磬就全都代替了。然后,挑水,喂猪。然后,等当家和尚,即明子的舅舅起来,教他念经。”在这里没有清规戒律,“他们吃肉不瞒人。年下也杀猪。给即将升天的猪念一道“往生咒””仁山“他在庵里从不穿袈裟,连海青直裰也免了。经常是披着件短僧衣,袒露着一个黄色的肚子。下面是光脚趿拉着一对僧鞋,——新鞋他也是趿拉着。他一天就是这样不衫不履地这里走走,那里走走,”仁海“他是有老婆的。”仁渡“据说他有相好的,而且不止一个”。“他们经常打牌,牌客除了师兄弟三人,常来的是一个收鸭毛的,一个打兔子兼偷鸡的,都是正经人”就是这样一个沾染了尘世味道的荸荠庵,小明子和小英子过着美好而又恬静的生活。

《受戒》:画一个圈的爱情

小英子家,是“向阳门第春常在,积善人家庆有余。”赵大伯“是个能干人。他是一个“全把式”,不咳嗽,不腰疼,结结实实,像一棵榆树”。赵大娘“精神得出奇。五十岁了,两个眼睛还是清亮亮的。头都是梳得滑溜溜的,身上衣服都是格挣挣的。”大英子小英子“长得跟她娘像一个模子里托出来的”“娘女三个去赶集,一集的人都朝她们望。”在老先生看来,这样的人家就是最幸福最纯净的所在。这就是平常人的的幸福生活。

小明子每次来帮忙画画,“小英子就给他做点好吃的,煮两个鸡蛋,蒸一碗芋头,煎几个藕团子。”或许这就是朦胧的好感。他们老呆在一起:他帮她割草、牵牛打汪;一起听青蛙打鼓,听蚯蚓唱歌,一起看流星。特别平淡的日常,就像我们平淡的每一天,却也是爱情滋生的世外桃源。“ 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,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。明海看着她的脚印,傻了。五个小小的趾头,脚掌平平的,脚跟细细的,脚弓部分缺了一块。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他觉得心里痒痒的。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。”每次看到这里,就特别佩服老先生的功底,没有戏剧性的相逢,也没有偏激的人物形象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又深刻。明海的内敛、羞涩,“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。”这句最打动人的话,让我们窥见了他内心深处最细微也最隐秘的情感萌动——这一瞬间,他喜欢上了小英子。

小英子的活泼、机灵可爱,她从没说过爱小明子,但她所做的一切,无不流露出对小明子的亲近和喜爱。小明子要去善因寺受戒,小英子却不觉得难过,而是充满了好奇。“他看见明子也坐在里面,想跟他打个招呼又不好打。想了想,管他禁止不禁止喧哗,就大声喊了一句:“我走啦!”她看见明子目不斜视地微微点了点头,就不管很多人都朝自己看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”小英子是一个勇敢的女孩,有点任性,却又让人爱不释手。她勇于追爱,直率,随性而为。

《受戒》:画一个圈的爱情

“我给你当老婆,你要不要?”

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。

“你说话呀!”

明子说:“嗯。”

“什么叫‘嗯’呀!要不要,要不要?”

明子大声地说:“要!”

“你喊什么!”

明子小小声说:“要——!”

“快点划!”

英子跳到中舱,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,划进了芦花荡。芦花才吐新穗。紫灰色的芦穗,发着银光,软软的,滑溜溜的,像一串丝线。有的地方结了蒲棒,通红的,像一枝一枝小蜡烛。青浮萍,紫浮萍。长脚蚊子,水蜘蛛。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。惊起一只青桩(一种水鸟),擦着芦穗,扑鲁鲁鲁飞远了。

文章到这里结束了。

刚刚受戒,小明子就答应要小英子做他的老婆,这意味着破戒,但也意味着,受戒并没有让小明子的内心受到任何精神意义上的束缚,它只是一种外在仪式,丝毫不损他天性的自由,也无碍他世俗恋爱的选择。这也就理解了老先生为何开头要描写当和尚的好处。

老先生的笔下,是一个清新淳淡的世外桃源,没有严苛古板的戒律清规,没有世俗偏见的束缚,这样一个恬静幸福的环境中,小英子和小明子平凡真挚的爱情,却正是我们现在所缺少的。老先生给他们的爱情画了一个圈,它让我们明白,世俗会束缚束缚很多东西,但却无法束缚人性,而充满善良和勇气的人性追求才是最美好的追求。

愿小明子和小英子幸福。

《受戒》:画一个圈的爱情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